您的位置:

首页  »  都市情感  »  第1053-1054章 地宫诡变.txt_仙宫

第1053-1054章 地宫诡变.txt_仙宫

发布时间:2020-12-17 14:05 : 作者:

第1053-1054章 地宫诡变 “如此说来,究竟是谁走运倒不好说。” 叶天虽然没有听过不归砚的名头,可是就连自己都能走眼的宝物,又岂会差了。 “传说中这不归砚,其内蕴含有一方小世界,不同于其他大道所开辟的小世界,此等小世界是真正与外界轮回相连,可以孕育出属于自己的天道。” 蜃向叶天缓缓解释道。 “所以,这不归砚其实相当于一方小世界?” 叶天道。 “倒也[顶点]不光如此,除此之外,你可以用它来感悟天道,甚至感悟真正的轮回,而其中的岁月光阴,可以依靠拥有者的修为来改变。” “改变岁月光阴?” 叶天一愣,若是修为足够高,那躲入其中岂不是真可以永生不灭? “这所谓的改变光阴,不过是让它快些许或者慢些许,不可能永远让它停止在原地。” 蜃给叶天泼了一盆冷水,直接让后者清醒的过来。 “那如此说来,金像可否就存于这砚台之中?” “按照那鬼郡王傲气的性子应当就存在里面,毕竟这不归砚,连鬼帝都走了眼,想必在他眼中,这世间除他以外再无人能认得出,何况那金像也不是什么地方都可储存,以一方世界保管,再无更妥当的方法。” “那为何你可知晓?” “你可记得先前见过我那同族?对于其他兴许并不在行,但是身为天道,对于其他世界很是敏感。” “我记得你可不是天道,你只是个领主。” “好歹也是拥有天道修为,如此倒也相差不多。” 蜃说道。 而乐清就看着叶天拿着那鬼郡王书桌上的砚台愣,一时间搞不清楚状况。 而叶天在接下来醒过神之后,直接将手中的砚台收入了掌心内的储物空间。 “你不继续去找那金像了?” 乐清看着叶天回到自己身边问道。 “我决定将那块砚台带出去,然后从此归隐山林,整日里只是作书法,不问世事,姑娘以为如何?” 叶天笑道。 乐清无需多言,只是满脸都写满了不信,她知晓对方必然是在逗弄自己,于是干脆也不搭话,只是将头扭过去。 而叶天此刻心情愉悦,不光是收获了一份不归砚,更是将那大殿之中所少去的佛陀金身找到了。 哪怕此刻就离开这修罗场也是值得,只不过在此先前他需要先找到虬髯客。 毕竟对方是为了带自己进入此地才陷入地宫之中,所以哪怕有些麻烦,叶天还是愿意回去找他。 叶天自认为虽然算不上是好人,可是好歹也是恩怨分明。 “先前与姑娘一场大战将姑娘的巨蟒给杀了,也并非是在下本愿,如今萍水相逢,难得缘分,日后还望有缘相见。” 叶天想着就干脆先去找虬髯客,毕竟这不归砚干系重大。 他可不确定鬼帝不会因此来找寻自己。 而对方若真是找上门来,恐怕以他这未到家的修行,也只有抱头鼠窜的份。 那去捉捕鬼郡王的计划就如此告一段。 “你若要走,何不将我放开?” 在叶天即将离开书房的那一刻,乐清终于忍不住大声喊到。 “姑娘身上的封印再过一阵就会自己解除,为了在下的安全,还请稍微委屈一下姑娘。” 叶天临走时笑着说道,还不忘关上了书房的大门。 而乐清只认为满腹不爽,殊不知自己就连方才都是在鬼门关走了一遭。 叶天在关门的那一刹那,心中都在思量究竟要不要将这乐清杀了灭口,毕竟乐清实力不弱,且还属于敌方阵容,日后说不得还要与自己作对,今日若是除去,也算是早做打算。 但想清楚其中利害关系之后,叶天却暂时收起了这个想法。 谁又知晓乐清有没有留什么后手,到时候若直接告诉鬼郡王是自己带走的那一方砚台,以其多疑的性子,她难免受到牵连。 如此简单的道理想必她也想得清楚,要不是装作什么都不知晓,也好换一个双赢。 叶天所理解的双赢,就是他自己,赢了宝物之后又将赢得一个大乘境的侍卫…… 离开了鬼郡王府邸的叶天直接回到了那地洞之中,回来也不过是一个念头的事情,但是离开却又要经过那地宫正中心的天梯。 回到了地宫之后的叶天,查看了一下地图,觉自己所在的位置先前并没有走过,想必是才离开这一会儿就衍生出的新地形。 也好在自己手中的地图是按照地形改变而改变的,叶天找到正确的道路之后顺着走了下去,虽然前面坠落下来,十万阴兵。 可是如今叶天也不知晓自己脚下的焦土是属于哪一位,他只是很清楚地晓得,虬髯客是自己的手下,可不能平白无故折损在这里。 抱着如此的心思,叶天感应着心中的地图,竟然在不知不觉间要走完了一大半的路程。 可是不光没有找到虬髯客,除了脚下的一路焦土以外,也再无其他。 十万阴兵尽作土? 叶天忍不住如此想道。 但是即便是那十万阴兵都做了焦土,还有那裴永天与那一众将领呢? 叶天不相信,以他们的修为从此处跌落下来会致死。 哪怕是有些许伤亡也不至于荡然无存,地宫如此阔大,离开的出路就只有中央那一条天梯,其余的人都凭空消失了吗? 叶天继续走下去,可是心中却越不平静。 他如今认为事情有些出乎他的意料了。 本想着找寻虬髯客只不过是麻烦些许,可是如今看来似乎麻烦中还透露着一丝诡异。 叶天如此想着,可是脚下的步伐却未曾停止。 脑海中也依旧感受着地图的不断变换,啊,这种地形的变化以一种极不规律的度在进行改变。 这地宫必然生了某种异变! 叶天判断道。 他先前离开之时并非如此,兴许是那些闯入者的数量实在太过庞大,有些许误闯者进了不该进的地方,导致了地宫生异变。 如此一来,可就是给自己找寻虬髯客添加难度了。 叶天只认为头疼,可他此刻除了继续找寻下去,别无他法。 按照地图实时变化的轨迹,叶天只好不断的修改前行的路线,原本走完了一半的地图,如今还需要再往回走一条焕然一新的回头路…… 而随着每一次地图生新的变化,叶天的寻人之旅相当于又回到了起点。 这是他不知第几次再走回头路,走到一半的时候,忽然一阵微弱的呼声将他吸引。 叶天甚至有些动容,呼声虽然微弱,但是在这寂静的路上格外引人注意。 他连忙循着声音向前走去,当看清楚那呼救之人的面容之时,叶天不由愣住了脚步。 那人头与身子等同大小,如此滑稽怪诞又富有特征的模样,除了裴永天还能是谁? “裴兄?为何你一人在此地?其他的将军们呢?” 叶天想着这裴永天好歹是自己在此地遇见的第一人,就如此目不斜视的走过去,似乎也不太合适。 于是他就上前,关切问道。 方才因为光线的缘故,在远处他并未看清裴永天的面容,可是如今走近了一看,却现对方憔悴的模样,已经不人不鬼。 “你!是你!” 裴永天一见到叶天当即冲了过来,抓住叶天的手臂不断摇晃,但是口中却始终无法说出一句完整的话。 叶天也不知晓这种情绪在如此情况之下是好是坏,只是当他想要安抚裴永天的情绪时,对方却忽而大叫一声,甩开了叶天,怪叫着向黑暗更深处冲了过去,逐渐消失在叶天眼前。 后者有些不明所以。 他似乎受了什么莫大的刺激,瞧那面容就知晓一定是收了非人的折磨,而一见到叶天就如此惊慌,其中必然也有猫腻。 只是能够将一位绝顶高手给折磨的心神崩溃,哪怕是叶天一时间也拿捏不准,他到底经历了什么。 叶天沉重的叹息一声。 这地宫的变化似乎比他想象的更加诡异,连裴永天都被折磨成了这副鬼样子,他现在有些不确信,虬髯客是否可以完整的出来。 而很快叶天通过手心中的印记感受到地宫又生了变化。 他继续向着前路走去,向着那一段新的路。 他不知晓虬髯客究竟会变成什么样子,可是他总要将对方带出。 带着如此想法,叶天的脚步也逐渐变得有些沉重,周围的黑暗逐渐吞噬了他。 而他也不再选择取出青灯来照明,而是选择融入这一片黑暗之中。 慢慢的叶天也逐渐适应了这一片黑暗,他的脚步很轻,漫步在其中缓缓地似乎融入了这一片环境。 他甚至开始闭上眼睛,只靠着感受自己手中印记的地图来行走。 避过了一道又一道的死胡同与致命关卡,叶天在些许道路之中又听到了其他呼救的声音,可是这次他却没有对其理会,而是选择了直接无视。 他像是游走在黑暗之中毫无感情的鬼魂,只是静静地在找寻那一位自己要带出的人。 而就在他不知晓是第几次转向右边的路口时,他终于被一道熟悉的声音呼唤。 “公子……” 第一千零五十四章诡异“叶天” 叶天连忙回头,循声望去。 正现在那一处黑暗的角落,有一个大汉的身影躺倒在地上出虚弱的声音。 而那身影的确就是虬髯客无疑。 叶天连忙走过去,来到对方的身旁。 当他仔细看清楚对方面容之后,虽说心里多少做了些许准备,可是还是不由一震。 原先那个长满络腮胡的彪形大汉,如今脸上的颌骨高高凸起,而那些浓密的胡子也长得又杂又迷,遮住了半脸。 “你到底经历了什么?” 叶天看着他奄奄一息的样子,连忙从储物空间内剩余的所有魂珠都取了出来。 再按照先前蜃所传授他的小阵法,将这些魂珠提炼成魂力,缓缓地注入到虬髯客的体内。 而后者随着这些魂力的缓缓注入,脸色也以肉眼可见的度变得缓和起来。 当确保对方的状态不会随时陷入昏迷时,叶天才停止了帮他注入魂力。 毕竟这种方法解得了一时之渴,但却不是长久之计,魂珠所化的魂力,虽然经过了阵法的提纯,可还是不适合修炼之用,与那些鬼修自行吸收的魂力相比,还是略显浑浊。 “多谢……公子救命之恩……” 虬髯客半睁着眼睛,缓缓的说出了一句完整的话。 “你们到底在此地经历了些什么?为何我遇到的人都是这副模样?” 叶天终于将心中的疑惑问了出来。 而虬髯客听到这个问题,眼神中闪过一丝隐藏极深的恐惧,不经意间望了叶天一眼,似乎变得更加胆怯。 叶天见虬髯客这副模样,一时间心头不知是何滋味。 究竟是怎样的经历,让一位莽撞大汉露出了似女子一般的胆怯面容,且还能令裴永天那等心性狠辣的强者精神奔溃? “若是你还认我是你的主子,那就说。” 叶天见虬髯客一副唯唯诺诺的样子,终于忍不住道。 而后者望着叶天,眼神有些晦暗,缓缓开口道。 “公子……我遇见了你……” 他的语气中带着些许绝望,似乎下一刻从咽喉之中出的就要是痛苦的哭喊。 而这时候轮到叶天愣了。 “我这是进入地宫以来第一次遇见你,你又是何时遇见我的?” 他清晰地记得自己先前进入此地之后,就应当一直在那外围的传承之地徘徊。 大殿,小屋,石棺,星图…… 这些记忆中的关键点被他连接起来之后现并无可疑之处,他的记忆自然没有问题,那么有问题的就只能是虬髯客所见之人了。 “你确信你所见到的是我,而并非只是与我长得相似之人?” “我的确可以确信见到的是公子,原本一开始也不全然信任,可是当我见到那剑,当我见到那火,我感受到公子气息之后,就不得不相信那就是公子。” 虬髯客似乎在强行压抑着心中的痛苦回忆向着叶天解释道,甚至连面容都因为这一份压抑而有些扭曲。 “你见到了什么样的火?” 叶天皱起眉头问道。 “一团金色的琉璃火焰,一见到那火焰就出渗人的高温,哪怕相隔甚远,我也能感受到。” 虬髯客笃定说道,似乎边说眼前也出现了火焰的模样。 而叶天此刻却更加摸不着头脑。 这琉璃火焰他极少动用,尤其是在进入修罗场之后,似乎只是在面对那吞天巨蟒的时候,自己对它使用了必杀一击。 莫非虬髯客所见是真的自己? 可是下一刻,叶天就很快从脑海之中甩出了这个荒诞的想法。 自己那时分明在外围接受传承,如何能跑到内里来祸乱? 更何况若是虬髯客所说是实话,那么其余人应当也遇到了与他一般的情况。 他不可能同时遇到那么多人,所以他们所见之人必然是假的叶天。 可是为何假叶天可以施展出与叶天相同的火焰?甚至还可以模拟叶天的气息,让追随在自己身边有一段时日的虬髯客都辨别不出。 “你先调整一下身体,而后带你出去。” 叶天说道。 这地宫之中生的事情似乎已经不是他所能抑制的,稍微眼不见心不烦。 在坠入其中的这些人中,也只有虬髯客是自己应当要救出的。 至于其他人的生死与他似乎并无太大关联。 而虬髯客似乎还有话说,但是见叶天陷入了沉思就干脆闭口不言,抓紧恢复自身状态。 他体内的气息慢慢好了起来。 而叶天则将自己的心神全部沉浸于识海之中,与蜃交谈。 “你认为方才他所说是真是假?” 叶天问道。 “若只是他一个人如此说,恐怕会有造假的嫌疑,但是先前你也遇到那个大头小子,看他的模样似乎也对你非常恐惧。” 蜃说道。 “可是你也清楚,那个时候我分明在接受传承,哪能分身前来祸害他们。” “那自然只能顺着地宫搞的鬼,兴许藏着某样神秘生物,或许就是因为你接受的传承,所以才会以你的模样出现。” “我想要探寻真相却不想惹麻烦。” “嗯……我这有一段提取记忆的秘法。” “先前土伯教过我,但我不可能对虬髯客使用。” “不,我知晓他会传授你怎样的,我这短秘法可以不伤害被提取之人,前提是那人对你完全信任,且不做任何反抗,将识海完全开放于你。” “如此?” 叶天看了看正在调息自己体内魂力的虬髯客。 “教我。” 他刚说完,识海之中就多了一份属于蜃的秘法记忆。 那秘法甚至比土伯所传授的还要好学。 与其说是提取记忆,倒不如说是记忆共享,可以见到感受到共享之人某一时刻的感官与心理。 而叶天粗略地学习的一会儿之后,以他的悟性自然融会贯通。 他现在只需静静的等待虬髯客将自己的魂力调息好。 而后他就可以通过共享记忆来找寻先前的真相。 毕竟这地宫如今也算是他的安全屋,若是在这里面多了些许不明的因素,只会令他寝食难安。 而在叶天盼切的目光之中,虬髯客总算是调整好,而后着一睁眼就与叶天对上了眼神,一时间显得有些无措的望了望四周。 “我需要看看你的记忆。” 叶天直接开门见山道。 “如何看?” “将你的识海对我开放,让我看见你当时所见之人的记忆。” 虬髯客有些犹豫的看了看叶天,似乎想起来先前的情景,可是他又很快强行把那股情绪给压抑下去,对着叶天点头答应。 叶天点点头,一指尖点在虬髯客的额头。 “彻底放开心神,不要反抗。” 叶天说道。 而虬髯客也逐渐的闭上眼睛,让自己的身心放松下来,不对叶天做反抗。 后者很快就按照蜃所传授的密法在直接缓缓地形成了一个微小符文钻入了虬髯客的识海之中。 而翻过无数的记忆碎片,叶天找到了先前他见到人影的那一段。 深呼了一口气,后者如今也有些紧张。 然后下一刻……他进入那一片记忆之中…… 虬髯客跌跌撞撞,不知走了多久,在这地宫之中。 可是因为他所在之地属于内围,没有往复循环,有的只有一条条新的未曾走过的道路,而他只是不断的向前走下去,像是魔怔了一般。 这一路上也未曾见到一个人,有的只是无尽的黑暗,仿佛随时要将它吞噬。 这种氛围很压抑,叶天能够清晰地感受到虬髯客当时急躁的内心。 而当他不止跌跌撞撞向前走了多久之后,忽而面前出现一个人影,令他停了下来。 “你是谁?” 叶天感觉到自己张口,出的却是虬髯客的声音。 而他眼前的人影也缓缓转过身来,一抬手,挥出一道金色火焰。 而在叶天的视线中,也因为那段火焰看清了对方的面容——正是叶天。 而后者此刻的心态,如同当时的虬髯客一般。 只不过当时的他除了意外以外还有些许喜悦,而叶天除了意外,只有细思极恐。 虬髯客很是热情地向眼前叶天走去。 要是后者的眼神淡漠,似乎不认识他一般,当他来到距离那人影不足半尺的时候。 对方毫无征兆的直接出手掐住了他的脖颈,虬髯客凌空悬了起来。 一时间有些不知所措。 而后是那个叶天开口了。 声音竟然也与叶天一模一样。 只是从他嘴里吐露的却不是人言,那是叶天从未听过的语言,那声音哀怨像是从九幽里要当出来的魂曲,又像是锋锐的爪子划过冰冷的岩石所出来的刺耳声音。 叶天能清晰地感受到虬髯客当时莫名的恐惧,而更令他惶恐的,是他现自己无论如何也都用不了体内的力量。 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眼前的那个人影,掐住自己的脖颈,对自己吟诵着不知名的咒语。 他的全身也只有一双眼睛能动,他的眼珠子胡乱转动着,看见了人影一旁的火焰,看见了人影,另一只手所拿的青诀冲云剑。 而下一刻,是摧毁他心神的一刻…… 分享链接:http://ddd002.com/html/article/index6374.html
上一篇:第1057-1058章 嚣张.txt_仙宫 下一篇:第二章 用大屌操全家人.txt_乱伦家庭淫乱生活